Vitalik Buterin:在绝对中心化或者绝对去中心化的世界中都是难以生存的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TechCrunch的区块链问答环节中谈到了大量的相关话题。他在采访中多次强调,每个人的需求不同,另外,在完全中心化或去中心化的世界中都是很难生存的。

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TechCrunch的区块链问答环节中谈到了大量的相关话题。他在采访中多次强调,每个人的需求不同,另外,在完全中心化或去中心化的世界中都是很难生存的。

Vitalik Buterin:在绝对中心化或者绝对去中心化的世界中都是难以生存的

 

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难题

 

Buterin说:

2013年,GHash的算力达到了51%,当时所有人都吓坏了。但当这种情况第二次发生的时候,大家就见怪不怪了。

的确,比特大陆掌握的比特币算力已经很接近51%了。

除了51%攻击以外,这种情况还可能造成中心化问题。Buterin提到了近段时间的四川洪水,当地的挖矿运作就深受这场天灾的影响。

显然,Buterin希望从设计上实现以太坊的去中心化。但他和社区想要的可能不一样,他并不介意。

以太坊基金会始终尝试成为一个去中心化的组织。

以太坊要想真正实现去中心化,其需要解决的重大挑战之一就是用户验证问题。当然了,生成公钥和私钥来管理自己的钱包是没有问题的,发送以太坊就等于是签署一笔交易,并没有那么复杂。

但是假如密钥丢了怎么办?密码丢了怎么办?Buterin说:

一旦所有用户验证方式都失败了,那么就很难实现主流普及。

我对‘社交恢复’以及多重密钥方案很感兴趣。

Buterin提到了微信的‘社交恢复’系统。如果你的密码丢了,微信会要求你在通讯录中选择几位好友验证你的身份,同时还可以进行线下验证。

如果所有的验证方式都失败了,我们就只能用Coinbase了——那就太没有意思了。

他的这番话把话题引向了去中心化的交易所。

我当然希望中心化的交易所永远不复存在。

他认为某些代币在中心化的交易所上线需要花费1000万到1500万美元的上币费,实在是太扯淡了。

在他看来,中心化的交易所之所以存在是因为他们能够充当法币和加密货币之间桥梁。

而法币世界只有中心化的入口。

Buterin说,币币交易所还处于早期阶段,但从用户的角度来看已经存在明显的优势。举个例子,你不用继续在注册或者登陆过程中浪费时间,还能发送资金到钱包,定义一个输出地址。这样交易所只会充当输入或输出通道,在两个地址之间转移代币。

 

发展区块链需要妥协

 

Buterin还谈到了私链以及其他基于以太坊的项目。

大部分项目都没有走得太远。有一些甚至根本不是去中心化的项目。

举个例子,有些公司推出了7个节点,但所有节点都是被同一家公司控制的,因此它并不是去中心化。

公开网络中的计算机数量可能达到1.6万台。

然而,Buterin再次强调,这也不能怪他们。

我能理解,在大多数行业都存在妥协的状况。

有时候你需要承担监管义务,因此你只能向中心化靠拢。

即使是Plasma链也只是更好地做出了妥协。你可以获得中心化服务器的效率,几乎与中心化服务器的代码相同,但如果中心化服务器最终失败,则可以用公链作为替补。

Buterin还在采访中取笑了比特币无止境的分歧。问题就在于,很多人各自持有不同意见,但都认为自己是对的,那么他们就应该采取行动让事情顺利推进,而不是止步不前。

以太坊基金会的Karl Floersch表示,Buterin是一个擅长妥协的人,而且在以太坊社区的文化上,他很有话语权。

社区的发展绝对取决于早期的成员。我们正在做的事就是宣传正确的价值,吸引正确的人来到这里,无论他们来自圈内还是圈外都是如此。

Comments are clo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