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财经独家|陈伟星追打李笑来:雄岸基金是伪“国家队”?

核财经App7月6日报道 在7月3日晚泄露的录音中,被称为“中国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评论众多区块链项目和币圈人物,除了“忽悠”就是SB,可谓“评骂”。即使对现在和曾经的合作伙伴嘴下留情,也没有好话,老猫曾经是“nobody”,易理华则是膨胀之后“用力过猛、动作变形”。可能因为录音谈话时间是2018年2月19日,当时陈伟星尚未主导区块链明星项目,侥幸躲过。然而,已经对李笑来启动开撕模式的陈伟星显然不准备放过这个机会,在四处推广“打车链”的繁忙间隙,不忘继续追打李笑来。核财经独家|陈伟星追打李笑来:雄岸基金是伪“国家队”?陈伟星7月4日发布微博说,李笑来的录音“自证骗子本质”,是区块链行业的“毒瘤”。陈伟星不点名地指控,李笑来在杭州的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下称“雄岸基金”)伪造政府基金形象,欺骗创业者和散户,实际上到目前为止政府尚未出资。雄岸基金中的“政府引导资金”是否到位?《核财经》试图向雄岸基金的政府方、杭州市未来科技城管委会招商局求证,工作人员未正面回答。雄岸基金相关人士则表示,对陈伟星的说法不作回应。相比李笑来频繁用SB这个词评论众多币圈大佬和散户,陈伟星用词更激烈。他称李笑来“属于行业认知度的癌细胞、毒瘤”,“以所谓区块链社群的名义,义正言辞的收割韭菜”,而且“企图把所有的人都拉下水,都说成是骗子,以显示自己的骗子行为的合理性”。除了再提李笑来并非“中国比特币首富”、而有大概率是币圈“首负”,以及bigone交易所涉嫌挪用客户预存代币外,陈伟星还指控:李笑来“在某城市搞所谓百亿基金,只是利用当地善意而不知情政府领导和风险投资引导基金的政策,伪造出‘政府基金’公众印象。现在政府一分钱还没有出,他总共也就募集了几千万,就四处以‘政府的百亿基金’的名义,欺骗创业者和散户,投资了多个发币相关和交易所公司,然后与这些公司一起以‘政府’站台概念忽悠‘粉丝’。因为币圈的特殊性,政府公信力特别受散户欢迎,这种盗用政府名义给自己站台营造形象收割散户的行为也必须被揭穿。”核财经独家|陈伟星追打李笑来:雄岸基金是伪“国家队”?“在某城市搞所谓百亿基金”明显指杭州的雄岸基金。2018年4月9日“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 启动仪式上,李笑来和老猫以及杭州暾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暾澜”)姚勇杰共同宣布成立规模100亿元人民币的雄岸基金,其中政府引导基金出资达30%。《核财经》当时获得的一份“雄岸全球区块链百亿创新基金介绍”显示,该基金由INBlockchain和杭州暾澜组成的雄岸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其中INBlockchain是李笑来、老猫联合创立的区块链专业投资机构,杭州暾澜则是由姚勇杰任董事长的一家聚焦于区块链、人工智能、精准医疗、新能源新材料等战略新兴产业领域的专业股权投资机构。  核财经独家|陈伟星追打李笑来:雄岸基金是伪“国家队”?李笑来和老猫是币圈老面孔,而姚勇杰此前籍籍无名, 据称他因为投资嘉楠耘智而回报颇丰,有熟悉杭州投资圈生态的人士表示,姚善于经营政府关系。查询工商注册资料可知,杭州雄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04月08日,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仪式的前一天。该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吕旭雯,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投资管理、投资咨询、实业投资,其中特别注明,“未经金融等监管部门批准,不得从事向公众融资存款、融资担保、代客理财等金融服务”。两名股东中,李笑来是自然人股东,企业法人股东为杭州暾澜。媒体报道称,雄岸基金是由余杭区政府、未来科技城管委会与杭州暾澜共同出资(募集)设立,其名“雄岸”,更因与雄安新区的雄安同音而引人遐想。由此,雄岸基金被称为区块链行业的“国家队”,李笑来参与视为曾经野蛮生长的数字货币圈内人士向政府“投诚”的一个标志。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仪式上,李笑来说:“未来,杭州有极有可能成为中国区块链的中心,因为这里有大量技术人才和良好的创业氛围”。然而,雄岸基金“国家队”的官方身份,一直被业内人士质疑。《核财经》曾经联系杭州市未来科技城管委会和杭州暾澜,查询雄岸基金中政府引导资金的投入情况,均未获明确答复(见《核财经》4月12日报道《李笑来上岸?谁在操盘杭州百亿区块链基金?》)。按照杭州市未来科技城管委会的说法,雄岸基金和中国杭州区块链产业园是一套人马。核财经独家|陈伟星追打李笑来:雄岸基金是伪“国家队”?资料显示,杭州区块链产业园位于未来科技城核心区块,规划面积2.45平方公理,依托雄岸投资管理公司,结合雄岸基金、雄岸区块链产业发展研究院,“吸引全球优质项目、人才落户”,“提供金融、资源支持以孵化优质企业,引领行业在全球健康发展”,形成多位一体区块链产业生态系统。产业园的优惠政策有:高层次人才,最高可获300万元安家补助;孵化平台,最高可获1500万元房租补助;初创型企业,最高可获600万元研发补助;成长型企业,最高可获500万元研发补助;金融支持,最高可获2000万元让利性股权投资引导基金。“国家队”身份和优惠的政策确实吸引了不少的区块链项目。6月27日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召开重大项目发布会,为首批入园企业名单颁发金钥匙,同时姚勇杰、李笑来、老猫等为雄岸基金投资的优质区块链项目代表授牌。雄岸基金授牌的12个优质区块链项目,包括VNBIG、FOX.ONE、DGAME、YOY、嘉富科技、IOTC、ONO、Newcash、可盈科技、ThinkBit、四块科技、COCOS等。公开信息可查询到,VNBIG为东南亚区块链资产交易所,5月8日获得雄岸基金投资;可盈科技为数字资产管理平台,5月20日宣布完成由雄岸基金投资的1500万美元Pre-A轮融资,用于产品落地、团队搭建以及数字资产理财市场的抢占;DGAMES是由韩国手游协会发起的游戏区块链项目,旨在构建去中心化的自治游戏区块链体系……应该是为了操作不同的投资项目,雄岸基金成立了至少十家项目公司。杭州雄岸一期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其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雄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经营范围为:投资咨询、投资管理、实业投资,同样特别注明:未经金融等监管部门批准,不得从事向公众融资存款、融资担保、代客理财等金融服务。这样的合伙企业一直到十期,合伙人除了雄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还有杭州聚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杭州聚链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的合伙人为杭州暾澜腾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杭州寓里实业有限公司。杭州暾澜腾洋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杭州暾澜的全资子公司,杭州寓里实业有限公司由杭州暾澜的两名股东和高管设立。针对陈伟星雄岸基金政府未出资的指控,《核财经》7月5日致电雄岸基金工作人员询问雄岸基金的运行情况。该工作人员表示,现在没有可以公开发布的信息,对陈伟星的话需要询问高层后再作答复。同日,杭州市未来科技城管委会招商局工作人员亦未正面回答政府引导基金的出资情况。杭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区块链研究专家对《核财经》表示,政府引导基金出资是否到位属于政务信息公开范围,政府相关部门应及时公布,尤其在区块链领域,政府信誉事关重大,不应被模糊滥用。陈伟星说,他与李笑来没有私怨,“完全是因为看不下去这种行业引领性的毒瘤行为”。他认为,区块链行业必须规范化,必须透明化,必须保护信息弱势平民,必须逐步把所有价值流程都区块链可信任编程化,必须以激励实际财富创造为目标,“然而现阶段只要这种善于诡辩的大骗子不停止肆无忌惮的欺诈行为,行业只会更加糟糕!”

Comments are closed.